http://www.apdjy.com

随意索取健康码信息的口子不能开

针对网友提出的“授权机构查询个人健康码和出行码状态”,四川大数据中心表示,在数据安全无法得到充分保障的情况下,授权机构使用数据是不合适的。

四川大数据中心的回复是合法合理的。一方面,明确指出健康码是疫情防控的重要工具,数据来源包括身份证、电话号码等隐私敏感信息,表明授权查询隐私敏感信息是不合理的;另一方面,列举了《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法律法规,重申了“健康码只用于疫情防控”的原则,并以“数据安全无法得到充分保障”为由拒绝授权。

这个看似简单的回应让公众松了一口气——终于,一个权威的官方机构明确拒绝了在技术上滥用卫生代码和扩大个人信息请求的做法。

但这并不意味着滥用卫生法规的行为已经得到遏制。相反,这则新闻提醒人们,滥用和过度收集健康码和相关个人信息在现实生活中是多么普遍。

其实,比四川大数据中心拒绝授权更值得关注的是滥用健康码和收集个人信息的情况,以及授权请求背后的逻辑。

在提问者主导的留言板上显示,学校、企事业单位需要根据疫情防控要求,每天收集个人健康码和出行码。在这个过程中,收集者和用户每天都要上传或发送好几次个人健康码,非常不方便。更重要的是,收集的信息不仅包括健康码的截图,还包括“姓名、电话号码,甚至身份证号码”。也就是说,四川省大数据中心以健康码中包含敏感信息为由,拒绝给学校和企业授权,但在未加密的健康码截图上,强行标注了姓名、电话号码、身份证号码等敏感信息,而且不知道如何保存,也不知道转移给了谁。这种标示不利于疫情防控无论如何,这都是对个人信息安全的严重侵犯。

更令人担忧的是,被指控的违规行为可能很普遍,而且如此频繁,以至于提问者希望获得健康代码授权,以“提高生产率,减轻劳动负担”。提问者可能是出于个人方便而要求授权,但背后的逻辑是危险的。如果你因过度隔离和非法收集个人信息而负担过重,因此要求对敏感信息进行进一步授权以减轻工作负担,这意味着一个错误行为的不良影响会以另一个错误的方式被放大,最终变得更糟。目前,由于四川大数据中心“拒绝授权”,后一种错误方式已经暂时停止,但过度防疫和非法收集个人信息的根源仍然存在。

“检疫要求”不是“霸权之剑”。不得不问的是,一些完全在防疫上无用却严重侵犯个人信息安全健康码滥用和过度收集个人信息的行为,是基于什么防疫监管,出于什么目的,如果是学校,或者是用人单位的自愿,为什么如此明显的过度防疫和违规行为都不加以制止呢?

6月24日,国务院卫建卫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局长雷正龙表示,传播机制已明确卫生码的使用管理、运行和信息安全,要求根据不同的疫情风险水平对各地相关人员准确分配代码,不得对代码“一劳永逸”“超重”,不得未经批准,扩大应用范围,决不允许为疫情防控外部因素为群众健康码福码改码。精准码分配可以针对河南发生的随机红色码分配事件,但运营保障和信息安全的规定应将个人信息的保护纳入正常的疫情防控中。对于在何种情况下如何收集健康码和相关个人信息,以及如何储存、保密和销毁,必须有严格的规则和详细的实施计划。

疫情防控进入第三个年头,如何防止滥用卫生法规侵害公民基本权利重要的问题。健康法在本质上是为了疫情防控的公共利益,是公民对隐私权的部分转移,但这种转移必须是合法的、合理的、有意义的、有节制的。健康密码不应被授权或随意收集。不应将其用于防疫以外的目的,也不应借防疫之名加以滥用。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