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pdjy.com

发现湖北天坑03:千丈坑、龙眼睛天坑与削顶洞穴

湖北天坑03的发现:千丈坑、龙眼天坑和切顶洞,鄂西南堪称喀斯特地貌博物馆

大地的伤痕或眼:

在鄂西发现了天坑群落

? ?@真正的勘探税小杰?摄影和文字

首先,这个天坑,距离江汉平原只有20多公里

2民间的“天坑”和专家眼中的“天坑”

三、千丈坑、龙眼天坑和切顶洞,堪称鄂西南喀斯特地貌博物馆

四、多年以后,以大骨灰盒天坑为基准,周围竟然还能有这么多天坑没有被“发现”

5. 最新已知的天坑于2013年出现在湖北省西南部的利川市

六、长江与清江断流造成鄂西多处天坑?

7. 襄阳甚至有一个天坑:中国地理大发现的时代就是现在

01:这个地陷距离江汉平原只有大约20公里

????02:民间的“天坑”和专家眼中的“天坑”

视频收集:天坑和喀斯特

??????现场视频的集合

三、千丈坑、龙眼天坑和切顶洞,堪称鄂西南喀斯特地貌博物馆

早在2011年,我为《中国国家地理》喀斯特专题写了一篇关于天坑的文章,当时我估计中国发现了近100个天坑,都在长江以北,包括那些年在中国南方发现的一些。在那一年的采访中,还没有关于湖北天坑的确切记录。根据专家提供的线索和手头的资料,我匆忙拍摄了湖北恩施、宜昌的利川大翁天坑和长阳千丈天坑,确认了湖北天坑的存在。在看到几个没有记载的天坑后,我的兴趣转向了长江以北。理论上,我认为长江以北应该有地陷,但多年的寻找无果而终。

2013年,它在湖北十堰的卫星图像上被发现竹山县和竹溪县交界处可能存在天坑,并可能伴有地面裂缝。如果调查属实,这是在长江北岸发现的第一个天坑。当时,从卫星图像上看,它非常可疑。“天坑”高耸在山脊两侧,海拔分别约为1500米和1300米。另一边似乎是在漫长的地质时期坍塌的,这表明它们可能是退化的天坑。然而,两侧崩塌,海拔仍分别为1050米和1100米,而底部看起来密林密布,树顶海拔989米。在它的内部和周围,地面上似乎有一些裂缝,值得探索。后来,经过两次航拍,它似乎只是一个峡谷。

2015年,我在卫星地图上看到西秦岭甘南扎加纳古冰原上海拔4200米的地方有一个疑似超大型地陷。我很想拍航拍照片,但是地形太复杂,坑很大,海拔高,位置偏僻。我从不同的方向拍了三次航拍,但都没能看清整个画面。2016年,陕西汉中天坑集团突然出现。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是“汉中天坑群的发现使世界上的天坑数量从117个增加到171个”,这让我非常震惊。

1994年,我在汉江徒步旅行了几个月,然后漂流,拍了很多航拍照片,来回跑了很多次,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里会有一个天坑。在完成了对汉中天坑团的采访和写作后,我继续沿着秦岭向西走。我花了大约两个月的时间基本完成了西秦岭。但卫星图像中预设的疑似点均不能确定为天坑。2017年是中国发现天坑的一年。年底,中国国家地理制作了《广西画册》。摄影师王通、王宁和汉中天坑的重要发现者乌鸦大师,在广西发现了许多新的天坑,甚至在桂林市中心也发现了天坑。

2018年初夏,我和王方臣先生、徐晓光先生在神农架进行例行山巡。当我们安静下来的时候,我又仔细研究了神农架,老根据地,我们发现多年“蛮荒”的地方,我跳出了以前执着的一些想法,从大九湖往南走,那景象令人震撼。忙完“野蛮”相关的事情后,我仔细梳理了卫星地图,突然发现长江以南鄂西恩施地区还存在着超级多的天坑,数量惊人。横跨北纬30度线的鄂西南,曾被称为神秘的地理单元和蛰伏的历史冰箱。我对它并不陌生。2000年左右,我花了整整一个街区的时间去参观了那里的每一个县。我说服自己改变主意,先把它们拍下来,不管是长江以北还是长江以南。

在重庆巫山洪春乡拍摄完几个天坑后,我翻山越岭进入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建始县开始拍摄。单身自行车,我决定找到最近的地方,汽车可以开车拍照,并可以拍多少张照片。

走到建始县东边的苏家湾直线距离约6公里,对面山坡上一个巨大的洞吸引了我的注意。穿过山谷,我看到一个陡峭的悬崖切入山体,洞口已经被树木堵住,从洞口看,规模不小。我拿出卫星图像进行对比,预设点在山顶。没想到,山那边竟然有这么一个人。当无人机起飞时,山顶确实有一个天坑,可以直观地看出它与整个天坑相连。再往南飞,两三米远的地方,有几扇昏暗的天窗坍塌了。

这种形式和天坑有什么关系?

中国地质科学院喀斯特地质研究所教授、高级工程师、朱军研究团队的关键成员张元海表示,一般来说,天坑是在大型地下通道顶部形成的巨大塌陷漏斗,墙壁陡峭,宽深比为0.5 - 2.0。也就是说,天坑处于地表塌陷漏斗的早期发育阶段,与地下河流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在研究实践中,一种截(露)形洞穴正受到越来越多专家的关注。

刻洞是岩溶发育的必然结果。在喀斯特剥蚀过程中,岩石中的任何空腔都会被盖住。当凿开顶板时,洞穴形态与地表形态相结合。因此,洞穴是未来负面地形的早期阶段。

由于不断的剥蚀作用,岩溶地表面积的减少必然导致溶洞的剥蚀和破坏。从广义上讲,溶洞顶板切割是岩溶塌陷的主要成因,溶洞通道塌陷和侧向后退是石灰岩峡谷的主要成因。

关于无顶洞,张公多年前分析了河北临城空山山顶钟乳石遗迹的形成过程。根据其分布方向及与白云洞的空间关系,可以认为钟乳石遗迹所指示的古溶洞水道是白云洞现存的上层水道之一。这是白云洞北段和南段溶蚀、剥蚀的结果,也可能是冰川刨平的结果。在国外被称为无顶洞窟。由于其独特的特点,它被认为是一种特殊的地表喀斯特地貌。

在过去的10年里,洞穴探险引起了广泛关注。其基本思想是:随着地壳的上升,溶洞也随之上升,而顶部的石灰岩岩体不断遭受溶蚀和剥蚀,溶洞的厚度随之变薄,溶洞顶部在某些地方坍塌形成天窗。随着上述各种地质作用的继续,溶洞顶变薄的部分变大,大部分或全部溶洞顶塌陷或堆积,溶洞顶被切断,形成峡谷到谷底,或钟乳石残留的地方。

地表沉降在洞刻中可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种作用可能是形成峰丛和岩溶地貌的主要机制,也可能是大洼地(大部分演化在天坑)、峡谷和山谷的成因,主要机制,而其他景观效应确实对景观的形成和转化产生影响,最终使洞刻顶作用变得模糊。山地和林峰喀斯特地区山与峰间呈鞍状地形的成因可以归结为崩落。

离开了索吉亚湾,我向北哪一块喀斯特阶段又拍了几个天坑在原来,但它是单一的,它是在黎川,宣恩又发现了一些这种类似连续隧道地面的景观。

从恩施市向南沿着209国道,在楠木园附近有一个预定的地点。我放慢了速度,在下坡的时候拐了个弯,突然我看到山谷的对面有一个大洞穴。我身后一片漆黑。后面几十米的洞,果然是垂直塌陷的一个大洞。洞里充满了水,一半被还在落下的泥土覆盖着。

洞口看起来很小,只有几十米,从路边洞口的水的高度判断,不是很深,不是天坑。看卫星图像,我的预设点在洞穴东南800多米的地方。这两者之间是什么关系?这里的出口是什么坑?

全程只有800米,我开着SUV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那里。陡峭的斜坡伴随着高速公路,最后我们找到了通过高速公路的正确路径。飞起来看,这是一个很标准的天坑(北纬30,5′7.6853”,东经109,27′18.5942”),比四川贺家坪的天坑更新鲜。陡峭的墙壁完全封闭。在海底有大量的水,尽管它是浑浊的,但在航空摄影上,水的表面明显是反光的。围观的村民说,一个很深的天坑,只听到哗哗的水声,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飞近看下去,确实悬崖太陡了,没有专业的设备普通人根本走不下去,底部已经被水冲得很平,没有草。

从这里到宣恩县大约10公里的范围内,我提前有了四五个地方,因为尧赶赴鹤峰县采访土斯考古之美,第二天,只在椒园镇附近拍了一个赶赴鹤峰县。这个“天坑”分为两部分,中间的隧道没有倒塌,成为一个天然的桥梁,上面种植着庄稼(北纬30度,3′4.5405”,东经109度,26′39.5)681”)。从宣恩到鹤峰的路上,我们经过了狮子关村。在卫星地图上,一个水库(北纬29,58' 23.5288",东经109,33' 1.4669")旁边,有一个直径500多米的独立大池塘。我停下来买烟,问当地人,他们说这里以前有一个很大的天坑,水库建好后,变成了一个大水坑,什么,现在有几百米深?

我走近一看,虽然它已经变成了一个很大的湖,但对面陡峭的岩壁看起来有几百米高,还是很震撼,无人机被云层笼罩,大雨倾盆,迅速降落。有一天下雨了,在篮岩附近的竹干坪村的春木营镇在雨中休息时,拍下了一个天坑(30 n, 1’23.7009”,109 E, 56’2.6905”)。

雨季来临,鹤峰半个月来,几乎从未见过太阳。宣恩、咸丰、来丰的预置分,包括很有名的罗圈岩天坑,以后才说。仿佛在不经意间,我只是顺着汽车便于航拍的位置进行了核实,不知不觉中在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真的拍了几十个地陷。哪些是灰岩坑?这些不是灰岩坑?准备一些复杂的学术资料,看到我头晕目眩,说服自己先暂停一下,一定要增加对知识的储备。

(未完待续)

01:这个地陷距离江汉平原只有大约20公里

????02:民间的“天坑”和专家眼中的“天坑”

视频收集:天坑和喀斯特

??????现场视频的集合

陕西省汉中市镇巴县天行天坑吉布提0029

2017年12月广西乐业大石围天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