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apdjy.com

梦华录:越州楼做的不正宗的酥黄独是什么?正

赵盼儿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和孙三娘、宋银章一起到了东京,进入北京本是为了寻找未婚夫欧阳旭。

但这是一个糟糕的开始。他们没有基金会,也没有支持者。欧阳旭试图贿赂军官,很快就把他们赶了出去。

作为赵泮儿的傲身经商量,认清现实后,准备带着三娘、章引回钱塘,却在出城的路上遇到了顾千帆。顾千帆了解情况后,不但没有安抚他们,反而以一种胆大,要求他们回钱塘这样落魄。

三人不愿意,于是在顾千帆的帮助下回了城。

陈莲作为东京的原住民,十分要力,不仅将赵蟠儿三人的住宿安排妥当,还派人在越国楼做江南菜,甚至特别强调这是顾千凡的命令。

宋寅章看到里面有脆黄独自一人,很高兴,赶紧拿起来尝了一口,却很失望,发现它不好吃。

三娘咬了一口,立刻打在头上的钉子:芋头太老了,炸得不够软,外面的香榧也有一股涩味。

赵蟠儿尝了尝,说了句中肯的话:还不错,但也不好。

《山家纯献》中曾记载《苏皇度》:“雪夜芋熟,敌曰携酒自珍,扣门,为之。”据说:煮芋头的几种方法,只有鲜脆的黄罕见。土豆片、开心果、杏仁和酱汁炒面。诗:雪转夜碗切成玉,春冷酥切成金。”

宋高莲的《野菜谱》也有类似的记载。大致的做法是,先将香榧和碎杏仁与盐酱混合放入面条中,再将煮熟的芋头片拖面条放入煎锅中食用。油炸的食物味道鲜美,面中香榧和杏仁的酥脆香气,配上成熟的芋头,软软的,还有生抽的香味。美味的味道自然是可想而知的。

于是三娘说,悦州楼还是东京七十二家店之一,不是一般的足店,弄成这样,不是自己的好吃。《东京梦华录》曾经提到过100多家店铺,其中酒店和餐厅占了一半以上,东京的五星级酒店有72家,被称为“总店”。

宋代的酒是专卖的,称为“争卖”。为了控制葡萄酒的生产,政府将葡萄酒D分配给酒农,由他们支付生产和销售葡萄酒的合同。小旅馆只能从叫做“足店”的总店批发葡萄酒。

于是后来赵帕儿和池矢内合伙经营餐馆,但没有店家,没有承包酒的资格,就是嫉妒他们的生意做得好,甚至拒绝把酒卖给他们,池矢内只能跑到城外买。

宋代的酒税收入很高。宋神宗时期,酒税收入高达每年40万元,相当于当时东京一年的营业税收入。因此,酒类D的官方管理非常严格,生怕偷税漏税。

宋寅章提议,既然客栈里的人都这么爱吃三娘做的甜品水果,但她做的食物比水果还好吃,还是干脆在东京开一家店,帕尔姐姐掌店,姐姐做饭,她弹琵琶吸引客人,这样自己吃饭就没有问题了。

孙三娘呼应,只有赵盼儿觉得这里的生活不熟悉,还需要仔细考虑,另外她觉得当务之急是拿回酒席图,所以必须再去欧阳家。

后来欧阳旭为了避免赵盼儿和高家请官转移,赵盼儿三姐妹真的在东京开了一家店,而余开的茶馆后来也扩展成了餐厅......

结束

本期看点:脆黄独店足店

欢迎大家关注我,从影视中,聊聊一些有趣的文化。我们下次再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